阿车WWW

天光正好,何不起身,一睹芳明

深夜对四哥滴真心剖白

深夜剖白。其实从两年前开始到现在,各个线我都已经通关了至少两次。但每每拾起这个游戏重玩时,每每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选择四哥。
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他是我第一眼看见就愿意赌命的人,是第一个即使我不讨好结交也在我身边回护我的人。是不管在哪一条线都会为了保护我隐瞒其实是宸妃想要自绝的真相,宁愿小七会恨他怨他。可能是在哪条线都有不可避免地提到“好不容易从四哥那里把你抢来。”“要不四哥也轻易不会把你交给我”是会耐心宠着我给我扒螃蟹,在一串叮咛后总是叹息着贯着我,是心心念念全都是为我想的人。是少年之身却撑着最中正的君子骨的人。是满口家国为重全却为了我以死抗旨的人。是世界最好的喻仁。

我第一次长评就给的是喻仁,当时是鸡血一发,现在是深夜剖白,清醒或激动,全都和你有关。

两年了,我变了很多,但喻仁却还在东风大大的一字一句里,温柔不褪。

顾言恩是我永远放不下的心上肉

从BVS那里大超摘老爷头套那里我就觉得局势有点意思,到正义联盟“I thought it can not  because you like me【大概是这样记不得了。”“…I'm not …”我直接被戳爆!老天鹅啊蝙蝠侠说话第一次打结!!!!老爷这样狂拽酷霸炫的选手居然也有说话会紧张害羞到结巴的时候我的老天鹅!“我就知道不可能是因为你喜欢我”“我也不是不…(喜欢你)!!!!!”

我要搞超蝙!!!【大声呐喊
Flag立这儿了,我一定要做高产选手!!

可爱的布鲁斯宝贝谁不喜欢呢😍

莫名其妙的很喜欢江南老贼在龙四一句挺不显眼的话。
男人就应该这样,当年口渴的时候人家给你喝了口酒,此时就可以拿命去还。

总觉得这句话特别张狂,特别洒脱特别帅。没错是芬狗说的,说到底龙四最燃的对于我而言是全书的最后一句话。

芬格尔跳了起来,斩断了高速公路。

【楚路】寻你于世界的冰海{原著向

预警:龙族5背景注意
有个人理解注意。


以上OK





现在是上午12:30

路明非被刺眼的阳光闪花了眼,打了个哈欠醒了过来。屏着一股流眼泪的冲动,抬腕瞟了一眼他价格不菲的劳力士腕表。

车里静悄悄的, 诺诺不在这里,他挠了挠头,勉强记起她最后好像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去买点东西,你和楚子航呆这儿别动。”


路明非糟心的回头,看见师兄顶着魁梧的身材,像个少年一样缩在角落里。

师兄默默地盯着路明非看,看得他一阵发毛,很想甩几句白烂话,师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再看交钱啊!

但当路明非对上那个少年的眼睛时,终于从昏昏沉沉的梦里清醒了过来。

他不是师兄,他是鹿芒,是曾经那个落落寡合,宁可淋雨也不愿麻烦他人的敏感少年。

他没有师兄眼里最深处藏着的凶狠,没有师兄眼里燃烧着的幽微而炽烈的仇恨。

他活在那个雨夜,死在那个雨夜。

可是路明非突然觉得他很想对他说些什么。

楚子航对他而言是什么呢?他说不清楚。

谁能懂呢,在你最丢脸最屌丝的时候,发现全世界的人都不在乎你,你孤独的像条狗,能自己找个天台呆三四个小时,下雨天了连一把伞都借不到,喜欢的姑娘和未婚夫拥抱庆祝计划胜利而这个计划只有你排除在外…而这时候,有个人在濒死时告诉你,他一直都看着你,从那个高高的天台到暴风雨的下午那把没借出去的伞,他和你是孤独的同类,他愿意从每一个噩梦中把你拉出来。
所以你会愿意付出一切,哪怕和魔鬼做交易,付出1/4的生命。

再后来是什么呢,当你最低沉的时候,一个人在无人的餐厅里狂塞东西来束缚住沉甸甸的难过时,他过来像个老妈子一样用烂掉牙的鸡汤来鼓励你,告诉你他可以和你一起去打爆婚车车轴。



路明非听过他很多故事,他在高中的时候,听楚师兄的传奇故事听到耳朵起茧。在卡塞尔又听狮心会会长的惊险事迹听到瞌睡。

但没有人知道,路明非有几个属于自己的小故事。

像是在那个旅馆的床上,他翻过身,看到月光透过落地窗扫在枕畔人好看的轮廓上,映亮了他长长的眼睫。

他清楚的听到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那么近的距离,他只要一伸手,就能触到另一个人的体温。

他半梦半醒间,不知觉的向那个方向伸出了手。

碰到了一点他低垂的睫毛。

他吓得清醒了过来,蜷缩起手指,半天僵在那里没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把手慢慢收回来。

心如擂鼓。

像是在日本逃亡的路上,他不得已穿着旗袍跳上跑车,坐在师兄腿上。当师兄忽然伸出手一把搂紧他的腰时,他几不可闻的打了个哆嗦。
他耳中一阵嗡鸣,脸上一阵阵发烧,下意识捣蒜般吐起了槽,师兄我知道我腰肢纤细但你可不可以不要抓那么紧啊。
师兄果然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他,让他心里稍微清醒了点。
他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兵荒马乱,他不敢回头,以免师兄奇怪他脸色红的吓人。
幸好那天老大车开的够快,让他有充足的理由…偷偷回搂了一下师兄。

一触即放

路明非也听过那个雨夜的故事,师兄很模糊的跟他提过,毕竟是他心里最深最深的秘密。出乎楚子航的意料,他听了之后并没有为奥丁和尼伯龙根这几个字眼吸引。他只是呆头呆脑的楞在了当场。

楚子航以为他直接被吓傻了,却不知道,路明非在一直想,想着多年前的雨夜,那个小男孩该有多害怕多痛苦,才在后来能爆发出如此经久不灭的仇恨。

他多想抱一下那个男孩,让他不要那么孤独,对待自己那么狠。

…因为这世界上有一个怂货,他妈心疼他心疼的要死。

角落响起轻浅的呼吸声,他终于从绵长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师兄闭上眼睛,已然睡了过去。
路明非看着他愣神,脑子一热,真的轻轻的搂住了他。
他不敢呼吸,不敢松手,怕楚子航转眼又消失不见,这一切又是另一个梦境,小魔鬼跳出来告诉他嘻嘻哥哥这是骗你的。
在正午的光晕下,他的面庞熟悉而明亮。这幅面孔在模糊的记忆洪流中被他硬生生抠了下来,他寝卧不安,仓皇的从看似光鲜完美的世界逃离,宁可发疯也不愿忘记…而现在,这个人就安静在自己身侧。

路明非把手臂垂了下来,一瞬间感觉恍如隔世。

又好像,很久不见了,你别来无恙


他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保持着这个姿势,师兄睡的很死,暂时没有醒来的趋势。
于是他又趁此机会摸了把师兄的头发。这个事他想干很多次了,可原来的师兄太不好接近了,那么近的距离简直是找死。
路明非瞥了一眼腕表,把摸头发的手收了回来。12:42,估计很快诺诺就会回来了。
他无声无息的笑了一下,想了那么多,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对师兄说。

说什么?该死,他总觉得这句话不能是什么你虽然不记得我了但我是你过命好兄弟。

跨过落基山脉,横穿太平洋,从西半球到东半球,好不容易抓到了他的影子…这个时候,那句话不应该张口就来吗?

他忽然俯在楚子航的耳边,说道:“师兄,跟你说个事,我好像喜欢你。”

他顿了顿,继续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记得,但我会,我知道我说过了。”

“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什么冰上的鱼,当时我想,师兄你这鼓励的话蠢透了。哪有人会喜欢上冬天浮上的鱼啊,脑子正常的都知道他们两个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偶然浮上来的鱼终究还会下潜的啊,不管那一眼多么惊心动魄,他们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后来我才明白了,原来为了那一眼的惊心动魄,有傻瓜会抛弃一切,坠入冰海里找那条鱼啊。”

路明非垂下了眼,Babour的高订风衣和Coryhay锃亮的皮鞋也挽救不了他再次缩回那个笨蛋衰仔了。
末了,他缩了缩脖子,自暴自弃的嘟囔了一句:“可能我就是那个傻瓜。没了你就感觉丢了全世界。”

路明非撤回了手,小心的避开楚子航肩膀上的咬伤,没想到自己肩上立即一阵刺痛直达心口。他停下动作,伸手摸了摸已经结痂的,伤口极深的咬痕, 觉的自己泄气得像个耷拉着耳朵的败狗:“当我还是个小动物的时候,有只大动物对我特别好,帮我咬人。”
他顿住了,猛的抬起眼睛,狰狞的黄金瞳猎猎燃烧了起来。

“现在大动物被咬了,趴在了地上,谁咬他,我就咬死谁。”

车门咣叽一声开了,路明非回头,诺诺已经带着满箱的物资座在了前座,点燃了发动机。

亡命之路又要继续了,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再又睁眼,那对黄金瞳已然不见了。
他不后悔,管他娘前方是龙王还是什么…神!
路明非再次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警惕着各种潜在的攻击,便忽略了身后那个本该熟睡的人勾起了嘴角,睁开了眼睛,赫然是那双只可能属于楚子航的黄金瞳。



—————欢迎回来,楚子航。

楚路isReal,我要激情产楚路

刚开始的我:(雄心满志)我要买光碟自己玩底特律!!!!!我要买PS4!!!Ps4什么的游戏机也就1000封顶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价格后的我:开始在淘宝狂搜租一套Ps4需要多少钱。

决定了,没有PS4我也要买底特律。就当买个康纳酱的周边也好

“我很痛苦,你爱我,你也会很痛苦。”
“我爱你的痛苦。”


——————To God

【红深/深红】小说糖互动合集+CP滤镜向解析

不得不说原著的糖多的有点吓人…
从第一次信任深夜怕深夜被自己的血液污染装着很恶劣的样子拒绝了深夜的包扎,还是深夜到中期放弃了自己的野心也要拯救红莲,以及中间各种红莲摇摆不定快要崩溃时引领他前进…红莲真昼前期感觉还真有感情但中后期因为真昼失去家人等等,感情已经变质了,已经甚至成了惯性了。而反过来看深夜却一直给红莲正面的影响,第一次红莲有生命危险时是深夜救了她,在杀死真昼47小时里红莲精神太过压抑以致于昏睡七八个小时,是深夜一直在他旁边默默的守着,观察他“可爱的睡颜”,而自己只睡了两个小时…每次心境的巨大改变想起同伴时,红莲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深夜。在父亲被杀掉,自己还有被迫毫无波澜的收拾掉附近的尸首时,第一个当电话告诉他放在那里不要动让我来解决的是深夜。红莲瞒着所有同伴回到家乡想起父亲,拒绝了小百合和时雨的陪伴,一个人呆呆的望着父亲常在的池塘回忆时,是深夜突然降临,穿着与之格格不入的西装,带着依旧云淡风清的笑容,却说着近似于告白的话:“我来着当然只是为了见你的”“我把游戏机带来喽,嘛,不要嘴硬了,明明很开心吧”“要发牢骚的话,我听着呢,大吼大叫消消气也可以,我会稍微忍耐着听你吼一下的”“没事,这种时候该哭就哭,来,在我面前哭吧”
然后在深夜之后,其他同伴也陆续到来,杂乱之中,是深夜拖着游戏机的箱子,特意做到红莲身边,问他“你之后是怎么打算的”
而且,虽然有一堆————人过来了,红莲心里最后想的是“深夜他们过来真好”
然后被柊家掌门用脚狠狠的碾压在地上,得知父亲曾经忍受着屈辱光着身子跳舞,输给了齐藤后,红莲又要彻底崩溃,杀掉志郎时———是深夜说“这样可不行吧”然后制止了红莲,巧妙的摆平了这件事后,然后就出现了堪比罗曼蒂克般的剧情,镜爹真不愧是写出传勇的作者,我概括不出精髓,截了点原文随意感受一下:

“红莲,碰到什么讨厌的事了吗?”
“碰到了一大堆”
“要跟我说吗?”
“要回家洗澡”
结果下午红莲跪在地上头上的血迹还没有好好洗过,然后深夜朝红莲那边伸出了手,说:“来,手。”【…不太懂你们日本动漫好朋友都要拉手的这种设定】
红莲抓住了那只手站了起来。
“你是确认我会过来帮你,你才会攻击的吧,红莲”
“嗯”
“如果我不来呢?”
“你会来的吧”
“真是撒娇的不像话呢。”【这语气!!!】
然后红莲发现自己想要被深夜帮助。
随后深夜吐露内心,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因为真昼的话好奇想要寻找红莲从而找到目标。红莲问:“然后怎么样?”
深夜:“发现那家伙是个只会忍耐完全没能耐的家伙啊~。”
“啊?”
“明明在这个世界只会吃亏,却像笨蛋一样努力着,不像样的拼命隐藏着实力。”
“………”
“…但是这点看来稍微有些魅力。”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关系更加亲密?”
“嗯。你看啊,最近又净是些伤心事,再向我撒撒娇也无所谓哦【又是这种语气】。要我请你喝咖啡吗。”
“你现在找到目标了吗”
“完全没有,但也想试着保护下朋友。”

红莲其他的伙伴,确实也给了他实质性的支持,但只有深夜,是在精神上抚慰和引导着红莲。不论何时何地,深夜,名字是什么一团黑暗,这个人却犹如黑暗之中一泓月光,永远殷殷的指引着红莲。虽然深夜觉得红莲是光,但其实在永远沉默以及说:“你好烦啊”的红莲心里,深夜也是他的救赎吧。【毕竟真昼怎么也不可能是红莲的救赎】
【以及等等稍微偏偏题,虽然暮人老说着各种恐怖无比的话,但实际上所做的所有事都是对红莲好,唉,也是个傲娇【】
第六卷结尾,红莲又一次【多少次了…】被深夜救下,深夜骑着摩托车与他并肩而走。报告完情报后笑眯眯的说“好了,手”然后红莲立马抓住他的手起身真的是一个超棒的前后呼应啊…

在最终卷之后就要世界毁灭的日子里,深夜一次一次千钧一发的救下了红莲。陪伴着红莲的人有整个小队,而支撑他懂他理解他懂只有深夜。

所以真昼杀死深夜的时候,他才会一下子崩溃。然而最后他没崩溃的原因,还是因为深夜最后说的话【拜拜,这都不是爱世间谈何有真爱】

以上就是大体小说里最Rio糖的合集了,肯定还有我遗漏的毕竟小说真的堪比同人本。

最后,红深红这么Rio!!!!!为什么还这么冷!!!!!痛苦地躺在冷坑坑底。




这个总结前后拖了两个月,本来读完小说的时候的两个晚上兴奋不已激情码字结果丢了一半。
然后懒癌爆发,懒得去看小说继续写然后居然拖了两个月我也是真佩服我自己【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