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我 爱 翟 天 临

今天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忽然想理一理说一说

以前,我总觉得什么“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容易耽误自己一生”都是矫情的屁话,都是无病呻吟。我向来奉行“人永远比自己想象的薄情,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这一类的东西。直到今天刷微博,刷到天台表白一个女生,女生很胖,她表白的是自己的同桌,一个善良,帅气,体贴,有趣的男生。没有像其他男生拿她的肥胖取乐,反而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她的自尊。


诚然这个男生是不可能喜欢这个女生的,女生也没有说希望男生继续能做他的同桌。只是感谢他的这份善良支撑她熬过那段被人嘲笑的黑暗时光。


看完也还好,只是有些感慨。然后刷了一下热评,就是开头的那段年少不能遇见惊艳的人这句话。我的心突然抽了一下,想起了一个人。


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是真的很年少了,在小学,我的同位是一个很惊艳的人。现在想想,那是我半生中遇见的最光彩夺目的一个人。


我触不到他,他太亮了,所有人都喜欢他,因为他和谁都能打好交道,脾气又好,又会说段子。喜欢他的人又太多了,女生中争风吃醋,各种暧昧都冲着他来。当然可能我除外,因为只有在我面前他才是另一面的,他撒娇,他搞怪,他会做各种无比幼稚的举动。但女生里他只会对我这样,对其他女生特别是学习委员就很会说话聊天,像个大人似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对我与众不同,后来才渐渐想明白,因为在他眼里我可能连女生都算不上,应该是“哥们”差不多的形象。然而班里的女生早就明白了过来,醋里来醋里去,让我传话来传话去,倒是从来不担心我们俩走太近。


然而我之所以看到这句话想到他,归根到底是因为一个下雨的下午。他哭了,具体忘记是因为什么了,但他哭得很凶,特别他还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那个下午老师也因为下雨的缘故去的很晚。大家闹哄哄的,谁都没注意到他眼圈红着跑出去了,甚至连学习委员都没注意。只有我注意到了,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他。我悄悄跟着他出去了,然后发现他在走廊拐角那里趴着哭,他皮肤很白,睫毛也很长,很容易情绪激动就脸红耳朵红的,流眼泪也不出声。那时候是大冬天,我血液循环不好,手很快就冰的没知觉了,但我仍然擦了擦手,蹲在他旁边,用手小心翼翼的给他揩掉了眼泪,边擦边低声安慰他。他只是像个小动物一样的唔咽了几声,带着浓浓的哭腔。好似是说自己的委屈。说完以后就又啪嗒啪嗒的掉眼泪,哭的越来越凶,我只好又去拿纸给他擦。他抬起头,望了我一眼。我记得那一瞬间我手指掠过他眼睫的触感,我记得他望着我时眼睫上挂着泪珠的样子。

我记得他的滚烫的泪珠砸在我冰凉的手上,烫的我一哆嗦。

那一刻心脏的骤停,恰如“惊艳”一词。

六年了,我仍然能感受泪滴砸在我手上的温度,一直烫到现在。


那可能是我距离真正的“心动”最近的一刻。

沧海桑田了。

我:我想写池陆

作业:不,你不想





我是真的爱池陆!!!!(落泪

等我过年放假狂更8W字池陆

天台上那个错过的吻该是有多么让陆离遗憾,才会经年不忘。他该是多么依赖和眷恋池震的拥抱和陪伴,才会壮着胆子要去那人心爱的酒壶。

他该是有多喜欢池震。

才会在多年后又活回了自己最初的样子,为了让自己忘记他曾经来过。忘记自己的世界里也曾经有过光。

他本可以忍受黑夜,如若他没见过光。

他又是该有多割舍不下,才会酒壶不离手,日日夜夜反复折磨着旧日的伤口,让自己不忘记那曾经新鲜的爱恨。

他该是有多喜欢池震。


我的泪要为池陆流干了。

刚开始吃这对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被告知一方未亡人。人生悲剧莫过于此,

十多个小时过去了,想起他们

我的心脏还是一抽一抽的痛

各位可心的人,新年好

2018年对于我说实在的是乌烟瘴气的一年,迷茫,痛苦,困惑,自卑曾经一度是我生活的主调。如同月落星沉,潮起茫茫,眼看落足的地方都陷落于不安之中。我承认,我想过放弃,我想过放逐自流。

没有希望,往前望也都是黑漆漆的,我原地张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之。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继续坚持。

但心底总有些声音,身边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让你觉得,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万一有希望呢。

这么想着,才熬到了现在春和景明。

我明了了,很多事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

月落总会复升,潮起总会复退,你也终将会窥见光


我相信生命是对未知的一场漫长准备,我也相信,即使恐惧,我们也不应停下向前的脚步。


从此刻起,新的2019年

你无需在仰望神明与那些天外之物,

你只需注视你自己。




新年快乐


年终文章总结归档【超蝙/Jaydick/Thesewt/旭润/玉露/楚路/Brucedick/如椿】

/【超蝙】:

哥谭今天也很想让超人滚出哥谭(哥谭城市拟人向,有自设,非常沙雕)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b4c3933

理由(BVS,JL背景)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ad3f2e2

/【Jaydick】

我曾经想过如果(红头罩之下背景)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b15d471

/【Thesewt】槲寄生下是必须要拥抱的!

(甜过初恋的小甜饼向)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d279f1a


/【旭润】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原著向,HE!HE!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ef6e78dc

在所不辞(纯糖小甜饼)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a56f248

/【楚路】

寻你于世界的冰海(龙五背景)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ee9caada


/【Brucedick】迪克格雷森人生观的破碎(泰坦电视剧背景)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c1af922

/【玉露】

遥不可及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efcd4e2b

/【如椿】

山中不知岁月(原著向,以番外为背景)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ef5df422


/【红深/深红】

小说的糖总结和分析(总结小论文向)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abec5e

意义所在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1ec3a3e




——————年终的一、、唠叨——————

所以说我今年到底是跳了多少个墙头啊🤣好像文章归档暴露了我光速跳坑的渣男事实(?

这一年来谢谢大家的鼓励!你们的每个红心蓝手特别是评论,都是让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真的很感谢这么温柔对我的你们;-)

这条Lof下面请大家尽情留言,对文章的看法或者和我聊天都欢迎👏






【Theseus/Newt】槲寄生下的人是必须要拥抱的

在街上橱窗里的背景全都默契的换成了红绿相间,到处都能看到崭新的金色铃铛的时候————每个人都该知道,是圣诞节到了。


今年斯卡曼达一家的圣诞聚会也如期举行了,Theseus挂好了槲寄生,带着他标准的,被Newt称作“让人一看就觉得虚伪又僵硬的职业化微笑”守在门口,迎接着每一个赶来赴会的亲戚。他平时没有幸担当过这份要职,直到现在亲自在门口一个个迎接的时候,才发现这段时间是如此漫长,以至于他的笑容在酷寒中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在圣诞晚宴已经临近开始的当口,将最后一位亲友送进客厅的Theseus正准备松一口气,转头就捕捉到了Newt企图偷偷溜进客厅的身影。

Thesus反应迅速的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Newt,简直就要叹气了。

Newt缩着头,衣领就那么竖着,手指神经质搓捻着衣角,眼神越飘越斜,连丁点余光都不留给他两三年没见的哥哥。

还是老样子,Theseus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

好歹是没带着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动物,正在Theseus企图心里安慰自己时,他就瞥到了Newt口袋里冒出一角绿色的脑袋。

好极了。

Theseus脸上僵住的表情终于再也绷不住了。眉毛下意识的纠结在了一起,脸色甫一沉——Newt敏感的预料到接下来滔滔不绝的说教,便下意识的往后撤了一小步。

然而Thesuse只是伸开双臂拥抱了他。

糟糕,Newt瞪圆了眼睛,他最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哥哥相处了。

于是他只好沉默,好在Theseus似乎也没意向想在这时多说些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他,让Newt紧张的不知道该把手脚往哪里放。

然而在手足无措之余,Newt又感受到了切实的暖意和心安。只有这种时候,他能真切的相信,自己不是哥哥的负担和拖累,他被需要着。

他听得到哥哥的心跳声,砰,砰,就响在他耳边,他甚至能感受到哥哥胸膛的震动。他悄悄闭上眼,很熟悉,他很熟悉这串急促的心跳声。远处圣诞钟声响起,混合着这熟悉心跳声,唤起了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圣诞节的记忆。


在Newt刚入学时,他就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他沉默寡言,又不听管教,固执的坚持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逃课和违纪是家常便饭,他永远只是低耸着头受罚。他尽量远离人群,但即便如此,他人的嘲笑声议论声却还是如影随形。


“嘿,你知道吗,他是Theseus的弟弟!那个高年级的级长!魁地奇天才!”

“明明都姓斯卡曼德,却天差地别…”

他缩了缩脖子,逃走了。

他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们只知道他是Theseus的弟弟,怪异而孤僻的弟弟。


今天是圣诞节,然而Newt又逃课了。前几天他发现了一只小小的护树罗锅,离开了他赖以栖息的树木,孤零零、满身伤痕的躺在树丛里。

他把它带回了自己的秘密阁楼,护树罗锅安静的蜷缩在他手心,小小的生灵终于全心全意的信任了眼前这个陌生的人类。Newt轻柔的抚摸它,他喜爱这种时候,这种被另一个生灵依赖和需要的时刻。


乐极生悲始终在不变的应验,他太过沉浸于自己的欣喜之中,没注意有四五个人慢慢聚集到他身后。

Newt举着自己的魔杖,对准了眼前几个不怀好意的高年级生,他很惊讶自己居然没有手抖。

他开口了,声音很轻,但并没有发颤:“不要再靠近了。”

那些个高年级生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至极的事情,嘻嘻哈哈的笑成一片,其中夹杂了几句对于哥哥的冷嘲热讽。他这才明白,这些人是对哥哥今年在圣诞舞会上风头过盛而心怀不满,所以才故意拿好欺负的他下手。

想清了这点,Newt忽然就不害怕了。勇气与决心如咒法顷刻间附在他的躯壳上,让他灵魂颤栗,力量汇聚于他指间的魔杖上,咒语在他唇畔蓄势待发。


退学也好,被惩罚也罢,他无法容忍在这时逃走。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站在这里

还为了哥哥。


Newt猛的开口道:“昏昏倒——”

就在这时,有个人从远处跑来,气急败坏的喊到:“除你武器!”


是Theseus终于赶上了。施完除你武器后,他赶忙将Newt护在身后,声色俱厉到向那群高年级生吼道:“我已经见你们一切的恶行都上报给麦格教授了,我警告你们,再有下次见你们找我弟弟麻烦,你们统统都得退学!”

在Theseus身后,麦格教授缓缓踱步而出:“我证明Theseus所说的绝对属实。”

一见到麦格教授,那群高年级便一哄而散了。


Theseus感谢了麦格教授的帮助后,便阴沉着脸拉着Newt向学院的舞会大厅走去。

Newt耸拉着头,跌跌撞撞的跟在Theseus身后,找麻烦的人走了,他的心情却没有晴朗哪怕一丁点。

永远都是这样。

他的脚步越来越慢。

我永远是哥哥的对比,拖累,麻烦。

我怎么可能当才还想着为他而战呢,他其实…

Newt松开了哥哥的手,停下脚步

根本不需要我吧。


Theseus也停下了脚步,疑惑的回过头:“干嘛不走,圣诞舞会已经—”

他闭嘴了。因为他看见Newts在寒风中瑟瑟的打了个寒颤,然后一行泪就从他的眼角溢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行,第三行。


Theseus叹了口气,解开围巾系在了他的脖子上,低声说道:“看在梅林的份上,别在这冷风里哭了。是我的错,让那帮子混蛋找上你。我向你保证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

“我没有哭。”Newt抹了一把脸,顶嘴道:“只是咒语的后遗症,你知道的,这些咒语总会带来些稀奇古怪的副作用…”

Theseus没有说话。

Newt断断续续的小声道:“虽然那是个无关紧要,根本还没成功施出来的咒语。”

Theseus一把搂住了Newt

Newt被吓坏了,他甚至有一刻疑心哥哥被施了什么魔法。Theseus紧紧的搂着他,像是把以前从没有过的亲密一齐补了回来。四周那么静,他甚至听得见哥哥的心跳声,急促而有力。


远处响起了圣诞的钟声。


“Newt,我想你知道,你从来都不是无关紧要的,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并且永远是。”



Theseus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完这句话,立马松开了手,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Newt的幻觉一样。


Newt楞楞的站在原地,望着Theseus,还没从中缓过劲来。



Theseus尴尬的仰头咳嗽了几声,正好望见了头顶的槲寄生,便立即一本正经的指着槲寄生说:“我抱你只是因为在槲寄生下,拥抱是必须的,这是圣诞节习俗。“


Newt听着就觉得不太可信,但看到Theseus严肃的仿佛在宣读魔法部就职宣言的神情,不由得信了几分。



勉强糊弄过去后,Theseus匆匆的丢下几句:“赶紧回舞厅,别在外面继续冻着了。”就不见了身影。




圣诞的钟声又响了一下。将Newt从有些遥远的回忆中惊醒。


Theseus早就松开了他,现在正在拖着他的领子将他拽进闹哄哄的客厅里,嘴里叨唠着:“圣诞毛衣,圣诞帽…一样都没有!回一趟家仿佛要了你的命!不遵守习俗的家伙!”


Newt忽然朝Theseus笑了一下:“你也没有遵守圣诞习俗。”


Theseus皱了皱眉头:“什么习俗?”


Newt指了指头顶的槲寄生,用力搂住了他:“槲寄生下的拥抱是必须的。”
















———————唠叨分割线—————————


我终于赶着圣诞夜(姑且是)把这篇搞完了,我的肝爆了。


总而言之是写完了,万岁,耶(有气无力




不得不槽一下泰坦第十一集

非常非常不建议心智脆弱的大少粉老爷粉还有CP粉去看泰坦第十一集,我看完之后差点失手摔屏幕,在“卧槽,卧槽,卧槽,卧槽编剧是傻缺吗”中反复去世。想了许久还是有些对泰坦的槽点不吐不快

大少形象稀碎,崩的我快绝望了,我现在已经完全将他当做原创人物了否则我就要疯掉了。我真的很想知道编剧到底有没有看过哪怕一点的夜翼独立漫画和大少的基本人设。大少是整个Bat family最温柔善良阳光的,凡事都留有余地,即使是罪大恶极的人他也会设身处地为他们去考虑,更别提是他最在意的老爷!!!第十一集最后迪克一脚踩死老爷等同于踩死了我心中所有对这部剧的好感。吃Brucedick的我真的心如死灰。漫画里披风争夺战的时候二桶也大开杀戒就和这集老爷差不多,而且也是大少最后来阻止他,但大少打赢了二桶之后,还是最后还是抓住了差点从楼顶掉落的二桶(虽然二桶自己作死松开),想要救二桶。

这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大少正在叛逆期解释了,我家翅在叛逆期也是很乖的好吗,蝙蝠家唯一的良心是说着玩的吗?🙃


而且编剧还溜粉,之前透图和放出的剧情好多都没拍到就草草了事了,说好的二小时后来改到了一小时到最后成片缩水到四十多分钟,美名其曰和下一季衔接🙂我真的服了,说实在的泰坦的选角都很不错,别一把好牌打成这个稀烂。反正我是路转粉了,下一季看也是为了桶和彩蛋里的小超看了,真心希望能换个编剧👋👋

匪夷所思我小时候怎么能傻得如此百花齐放,傻的如此彻底

最近被别人无缘无故吼了的我

气死我了,始乱终弃布鲁斯,迪克刚走后脚找替代者换密码锁一气呵成!!!


翅好委屈好醋还得忍住装酷,真的心疼了


但桶桶也好可爱,要我是布鲁斯我也捡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