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驿WWW

天光正好,何不起身,一睹芳明

【雷瑞】弱者 1(偏原设定,私设如山


食用注意:1.基本保持原设定。
2.私设雷王星为了保证在凹凸大赛的胜利,收留并培养了在星际中飘荡无家可归很有天赋的孩子来辅佐以后雷狮参赛。这些孩子在雷王星被称作替代品。

3.私设格瑞年少时作为替代品在雷王星结识了雷狮。格瑞是替代品一号。因为在替代品中排名第一。


OK的话


弱者2链接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600d13
弱者3链接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740826
弱者4链接

http://sample579.lofter.com/post/1eace13a_12823919



雷狮觉得格瑞这个人无聊至极。

他永远是沉默着观察,审视着一切。当你凝视他紫色的眼眸时,他也倒映着你紫色的眼眸,不同的是,他的眼中,除了沉寂什么都没有。

仿佛他好像就置身世界之外一样。雷狮不由得嗤笑。

但他又不由自主的被他极少展现的另一面吸引了一些。就比如是在现在,他那个总是在需要救助的发小有个三长两短时—————


“雷狮,你应该知道,拿金来要挟我不是个明智的抉择。”

格瑞捏紧了烈斩,往常平静无波的眼眸终于有了动静,隐隐能看出其中掩藏的惊涛骇浪。

雷狮丝毫不为所动,反而饶有趣味的观察者眼前人鲜少出现怒意。

这个莽撞的金发少年碍了雷狮海盗团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否则卡米尔肯定会极力劝阻他放金一马。谁都知道,他是大赛第二的软肋。

软肋。

雷狮不由得冷哼出了声。


他面部轮廓十分深邃,想事时低垂着眼睫,打下一层浓厚阴影,显得人十分阴冷。可当他抬起头,勾起嘴角,又带着皇族的狂妄和不羁。

这点倒是从来没来没变过。格瑞本应该思索如何帮金脱离困境的思绪被雷狮一声冷哼给扰乱了。

直到雷狮开口说话,他的思绪才勉强回归了些:“明智?呵,格瑞,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永远都在说这些废话。”

“那种东西,是弱者才需要。你不应该最清楚吗…”

他忽然缩短了与格瑞的距离,高出一个头的体型一下与格瑞形成鲜明对比。
格瑞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将烈斩横在胸前。雷狮却仿佛预料到他的动作一样,并未有什么动作。
格瑞仰头,雷狮眯着眼睛俯视着他:“…保护弱小的英雄啊。”

格瑞瞳孔微缩。
他一瞬间分辨不清时间与空间了。仿佛这里是四年前的仲夏,一个人,也有着那样的紫色瞳孔,不屑的活动着肩膀说到:“ 你又输了,英雄”

那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是因你偷袭我身后的伙伴。”
啊,想起来了,那时候的他比现在少了沉稳,倔强和别扭倒是汪洋汪洋的往外溢。
他什么事都往死里憋,固执的认为所有的愤懑和苦恼皆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导致的。

旁边不被允许上前阻拦的仆从勃然大怒:“替代品一号!谁允许你和雷王星三皇子顶嘴的!雷王星收留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去卖命的!谁…”
这仆从正构思着语句恶狠狠的贬斥一顿这个刺头小子好去向皇子邀功,无意识的抬头,却撞上了皇子冰冷的眼神:“轮得到你插嘴,滚。”

仆从惶恐不安的道着歉,飞也似地逃走了。格瑞缓了口气,明明伤势不轻,仍直楞楞的挺着腰板:“雷狮,这次计划出逃,打伤护从都是我的责任,与他们无关,放过他们吧。”
雷狮很明显的顿了一下,继而弯起眼角,笑意却全无,凉凉的说:“哦?真是让人感动啊…这就是挺身而出的英雄吗?”


接着,他漫不经心的一挥手,旁边丛木中走出来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男孩,个子不高,与在同龄人中高的鹤立鸡群的雷狮对比更格格不入。

他朝雷狮一点头:“大哥。”

雷狮冲格瑞那边扬了一下头:“卡米尔,把你知道的说了吧。”

卡米尔点点头,抬起手,翻开手里握着的一个牛皮本子:“此次事件主要原因源于替代品7号妄图逃走,煽动与其同一所属的替代品4号、替代品5号,替代品3号出逃。基本现存替代品除替代品1号外都参与了此次出逃事件。”
格瑞低着头。
“伙同出逃的替代品皆对护卫发起了攻击,护卫早就接到指令,替代品一但带有出逃现象一律就地处决。所以立即对出逃者进行了反攻。由于实力差距巨大,后期基本护卫成碾压态势。替代品1号虽有机器录像为证并未有任何出逃意向,但却在护卫执行歼灭任务中为了保护出逃的替代品而打晕了………”

卡米尔抬起头来看了格瑞一眼,似乎不可置信一般:“…护卫团全团。”

格瑞仍死死地低着头,表情未变。

雷狮在格瑞身边漫步,表情轻松,语气却像要吃人似的:“让我费这么大劲。格瑞。你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还上这个人情的。”


格瑞低垂着头道:“我并不需要这个人情。”

他话是这么说出口,心头却突然一跳。
他怎么会不清楚雷狮的意思。
若不是雷狮以三皇子的身份压下来,这次的结局是肯定的。他必定会把这个事情全全担下来。后果…可能已经不是他能想象的了。

雷狮不但帮他压下来,还为了避免他直接一了百了承担一切,特意来和他打了一架。

他心里千转万转,强制的告诉自己雷狮这么做可能只是因为只有他实力与雷狮对等,对于他往后参加凹凸大赛最有价值,他才保全自己一命…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眼前一晕。伤口崩裂,他腰板再也挺不直了,不住往旁边倒去。



怎么回事?

他没有像预料之中一样跌倒在草地上,而是悬在了半道上。他的领子被一个人抓着。

那个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甚至有些粗暴的把他拖拽起来:“真是麻烦,弱鸡。”

是句嫌弃的话。
却切切实实让格瑞有了一种久违的,想笑的冲动。
TBC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