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车WWW

沙雕写手在线龟速产粮
文风絮叨,跳墙头速度很快,会阶段性鸡血产文。

【楚路】寻你于世界的冰海{原著向

预警:龙族5背景注意
有个人理解注意。


以上OK





现在是上午12:30

路明非被刺眼的阳光闪花了眼,打了个哈欠醒了过来。屏着一股流眼泪的冲动,抬腕瞟了一眼他价格不菲的劳力士腕表。

车里静悄悄的, 诺诺不在这里,他挠了挠头,勉强记起她最后好像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去买点东西,你和楚子航呆这儿别动。”


路明非糟心的回头,看见师兄顶着魁梧的身材,像个少年一样缩在角落里。

师兄默默地盯着路明非看,看得他一阵发毛,很想甩几句白烂话,师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再看交钱啊!

但当路明非对上那个少年的眼睛时,终于从昏昏沉沉的梦里清醒了过来。

他不是师兄,他是鹿芒,是曾经那个落落寡合,宁可淋雨也不愿麻烦他人的敏感少年。

他没有师兄眼里最深处藏着的凶狠,没有师兄眼里燃烧着的幽微而炽烈的仇恨。

他活在那个雨夜,死在那个雨夜。

可是路明非突然觉得他很想对他说些什么。

楚子航对他而言是什么呢?他说不清楚。

谁能懂呢,在你最丢脸最屌丝的时候,发现全世界的人都不在乎你,你孤独的像条狗,能自己找个天台呆三四个小时,下雨天了连一把伞都借不到,喜欢的姑娘和未婚夫拥抱庆祝计划胜利而这个计划只有你排除在外…而这时候,有个人在濒死时告诉你,他一直都看着你,从那个高高的天台到暴风雨的下午那把没借出去的伞,他和你是孤独的同类,他愿意从每一个噩梦中把你拉出来。
所以你会愿意付出一切,哪怕和魔鬼做交易,付出1/4的生命。

再后来是什么呢,当你最低沉的时候,一个人在无人的餐厅里狂塞东西来束缚住沉甸甸的难过时,他过来像个老妈子一样用烂掉牙的鸡汤来鼓励你,告诉你他可以和你一起去打爆婚车车轴。



路明非听过他很多故事,他在高中的时候,听楚师兄的传奇故事听到耳朵起茧。在卡塞尔又听狮心会会长的惊险事迹听到瞌睡。

但没有人知道,路明非有几个属于自己的小故事。

像是在那个旅馆的床上,他翻过身,看到月光透过落地窗扫在枕畔人好看的轮廓上,映亮了他长长的眼睫。

他清楚的听到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那么近的距离,他只要一伸手,就能触到另一个人的体温。

他半梦半醒间,不知觉的向那个方向伸出了手。

碰到了一点他低垂的睫毛。

他吓得清醒了过来,蜷缩起手指,半天僵在那里没敢动。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把手慢慢收回来。

心如擂鼓。

像是在日本逃亡的路上,他不得已穿着旗袍跳上跑车,坐在师兄腿上。当师兄忽然伸出手一把搂紧他的腰时,他几不可闻的打了个哆嗦。
他耳中一阵嗡鸣,脸上一阵阵发烧,下意识捣蒜般吐起了槽,师兄我知道我腰肢纤细但你可不可以不要抓那么紧啊。
师兄果然一本正经的回答了他,让他心里稍微清醒了点。
他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兵荒马乱,他不敢回头,以免师兄奇怪他脸色红的吓人。
幸好那天老大车开的够快,让他有充足的理由…偷偷回搂了一下师兄。

一触即放

路明非也听过那个雨夜的故事,师兄很模糊的跟他提过,毕竟是他心里最深最深的秘密。出乎楚子航的意料,他听了之后并没有为奥丁和尼伯龙根这几个字眼吸引。他只是呆头呆脑的楞在了当场。

楚子航以为他直接被吓傻了,却不知道,路明非在一直想,想着多年前的雨夜,那个小男孩该有多害怕多痛苦,才在后来能爆发出如此经久不灭的仇恨。

他多想抱一下那个男孩,让他不要那么孤独,对待自己那么狠。

…因为这世界上有一个怂货,他妈心疼他心疼的要死。

角落响起轻浅的呼吸声,他终于从绵长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师兄闭上眼睛,已然睡了过去。
路明非看着他愣神,脑子一热,真的轻轻的搂住了他。
他不敢呼吸,不敢松手,怕楚子航转眼又消失不见,这一切又是另一个梦境,小魔鬼跳出来告诉他嘻嘻哥哥这是骗你的。
在正午的光晕下,他的面庞熟悉而明亮。这幅面孔在模糊的记忆洪流中被他硬生生抠了下来,他寝卧不安,仓皇的从看似光鲜完美的世界逃离,宁可发疯也不愿忘记…而现在,这个人就安静在自己身侧。

路明非把手臂垂了下来,一瞬间感觉恍如隔世。

又好像,很久不见了,你别来无恙


他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保持着这个姿势,师兄睡的很死,暂时没有醒来的趋势。
于是他又趁此机会摸了把师兄的头发。这个事他想干很多次了,可原来的师兄太不好接近了,那么近的距离简直是找死。
路明非瞥了一眼腕表,把摸头发的手收了回来。12:42,估计很快诺诺就会回来了。
他无声无息的笑了一下,想了那么多,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对师兄说。

说什么?该死,他总觉得这句话不能是什么你虽然不记得我了但我是你过命好兄弟。

跨过落基山脉,横穿太平洋,从西半球到东半球,好不容易抓到了他的影子…这个时候,那句话不应该张口就来吗?

他忽然俯在楚子航的耳边,说道:“师兄,跟你说个事,我好像喜欢你。”

他顿了顿,继续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记得,但我会,我知道我说过了。”

“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什么冰上的鱼,当时我想,师兄你这鼓励的话蠢透了。哪有人会喜欢上冬天浮上的鱼啊,脑子正常的都知道他们两个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偶然浮上来的鱼终究还会下潜的啊,不管那一眼多么惊心动魄,他们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后来我才明白了,原来为了那一眼的惊心动魄,有傻瓜会抛弃一切,坠入冰海里找那条鱼啊。”

路明非垂下了眼,Babour的高订风衣和Coryhay锃亮的皮鞋也挽救不了他再次缩回那个笨蛋衰仔了。
末了,他缩了缩脖子,自暴自弃的嘟囔了一句:“可能我就是那个傻瓜。没了你就感觉丢了全世界。”

路明非撤回了手,小心的避开楚子航肩膀上的咬伤,没想到自己肩上立即一阵刺痛直达心口。他停下动作,伸手摸了摸已经结痂的,伤口极深的咬痕, 觉的自己泄气得像个耷拉着耳朵的败狗:“当我还是个小动物的时候,有只大动物对我特别好,帮我咬人。”
他顿住了,猛的抬起眼睛,狰狞的黄金瞳猎猎燃烧了起来。

“现在大动物被咬了,趴在了地上,谁咬他,我就咬死谁。”

车门咣叽一声开了,路明非回头,诺诺已经带着满箱的物资座在了前座,点燃了发动机。

亡命之路又要继续了,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再又睁眼,那对黄金瞳已然不见了。
他不后悔,管他娘前方是龙王还是什么…神!
路明非再次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警惕着各种潜在的攻击,便忽略了身后那个本该熟睡的人勾起了嘴角,睁开了眼睛,赫然是那双只可能属于楚子航的黄金瞳。



—————欢迎回来,楚子航。

评论(12)

热度(128)